新乡故事:怀念卫辉一中老校长孙培仁

明星八卦 浏览(1385)

  2019 恋爱教育ney

  关注卫辉慢生活,美好人生从慢生活开始

  ■读好文 || 交益友 || 品佳日 ■

  

  我与孙培仁校长

  □知青

  2019年9月3日,在旅途的公共汽车上,我打开手机解闷,突然看到了孙校长逝世的消息,深感震惊,顿时两眼泪奔,沉思了很久,我用颤抖的手,写下了我的肺腑之言:

  获悉孙校长逝世,深感震惊和悲痛。毛泽东主席在纪念张思德的文章中,曾用过一句司马迁的话: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孙校长,重于泰山。我与孙校长交往不多,但孙校长的影响,举世公认,我始终认为,孙校长具有高贵的品质,严谨的学风,精湛的讲课艺术,标准的教师形象。世人常说,人无完人,我却认为,如果卫辉教育界有完人,首当孙校长。特别在此,我与众多弟子共鸣,孙校长,一路走好!

  当时正是中午,一中平台小编可能午休,不会马上登出,我便先发了朋友圈,中午不是发朋友圈的最佳时段,但很快收到了第一个信息,是卫辉文学泰斗傅世光先生,他用了五个表情点赞,紧接着是孙校长的弟子牛红蕊教授,感慨万分,以后便接连不断,也有一位朋友这样说,写这么好,孙校长一定对我有恩,面对此言,我百感交集,多少苦涩,委屈,无奈,敬仰,难以言表,两天来,我反复琢磨,决定写下这篇非同寻常的文章。

  

  前排左三为孙培仁校长

  我本是一中毕业的学生,但孙校长没有教过我,只是听过孙校长的一堂数学课,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我连半日也没有,却一厢情愿地自称是孙校长的弟子。

  那是1977年底,全国恢复了中断十年的高考,我的数学太差,我的原班主任刘延岺老师说,给我找个最好的数学老师,于是我走进了孙老师(当时还不是校长)的数学课堂。孙老师端庄的仪表,立刻给了我好感,漂亮的板书,娴熟的业务,特别是那高超的讲课艺术,使原本就讨厌数学的我,瞬间感到,数学王国竟是那么有趣。我暗暗立下誓言,今后一定要做一个像孙老师一样的老师。

  数年后,我师范毕业,孙老师也成了孙校长。我当老师的夙愿已实现,但想进一中任教,却被拒之门外,我曾委托我的球友,孙校长的得意门生苏夏鹏(现为新医教授)给孙校长送了两瓶西凤酒和一条钻石牌香烟,结果被退了回来,我也彻底绝望了,我非圣贤,说实话,要说没有怨恨那是假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我又调到了教师进修学校,各方面还不错,这种怨恨也淡化了,更主要的是,那些年,孙校长创造的辉煌业绩,卫辉人有目共睹,我也佩服有加,我不会因个人恩怨影响我对孙校长的客观评价,街上碰见,时常会尊敬地叫一声:孙校长好!

  时间像似十年十年地过,转眼已过了三四个十年了,孙校长老了,我也该退休了,不久前,我写过几篇文章,其中的《怀念恩师刘延岺》、《在卫辉一中的日子里》,孙校长看到了,我听一中的老师说,孙校长很感动,还说有愧于我,我却看到了孙校长的大家风范和高尚情操。

  先生已驾仙鹤去,弟子归来泪纷纷。

  孙先生,西行路上,慢走啊!

  关注卫辉慢生活,美好人生从慢生活开始

  ■读好文 || 交益友 || 品佳日 ■

  

  我与孙培仁校长

  □知青

  2019年9月3日,在旅途的公共汽车上,我打开手机解闷,突然看到了孙校长逝世的消息,深感震惊,顿时两眼泪奔,沉思了很久,我用颤抖的手,写下了我的肺腑之言:

  获悉孙校长逝世,深感震惊和悲痛。毛泽东主席在纪念张思德的文章中,曾用过一句司马迁的话: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孙校长,重于泰山。我与孙校长交往不多,但孙校长的影响,举世公认,我始终认为,孙校长具有高贵的品质,严谨的学风,精湛的讲课艺术,标准的教师形象。世人常说,人无完人,我却认为,如果卫辉教育界有完人,首当孙校长。特别在此,我与众多弟子共鸣,孙校长,一路走好!

  当时正是中午,一中平台小编可能午休,不会马上登出,我便先发了朋友圈,中午不是发朋友圈的最佳时段,但很快收到了第一个信息,是卫辉文学泰斗傅世光先生,他用了五个表情点赞,紧接着是孙校长的弟子牛红蕊教授,感慨万分,以后便接连不断,也有一位朋友这样说,写这么好,孙校长一定对我有恩,面对此言,我百感交集,多少苦涩,委屈,无奈,敬仰,难以言表,两天来,我反复琢磨,决定写下这篇非同寻常的文章。

  

  前排左三为孙培仁校长

  我本是一中毕业的学生,但孙校长没有教过我,只是听过孙校长的一堂数学课,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我连半日也没有,却一厢情愿地自称是孙校长的弟子。

  那是1977年底,全国恢复了中断十年的高考,我的数学太差,我的原班主任刘延岺老师说,给我找个最好的数学老师,于是我走进了孙老师(当时还不是校长)的数学课堂。孙老师端庄的仪表,立刻给了我好感,漂亮的板书,娴熟的业务,特别是那高超的讲课艺术,使原本就讨厌数学的我,瞬间感到,数学王国竟是那么有趣。我暗暗立下誓言,今后一定要做一个像孙老师一样的老师。

  数年后,我师范毕业,孙老师也成了孙校长。我当老师的夙愿已实现,但想进一中任教,却被拒之门外,我曾委托我的球友,孙校长的得意门生苏夏鹏(现为新医教授)给孙校长送了两瓶西凤酒和一条钻石牌香烟,结果被退了回来,我也彻底绝望了,我非圣贤,说实话,要说没有怨恨那是假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我又调到了教师进修学校,各方面还不错,这种怨恨也淡化了,更主要的是,那些年,孙校长创造的辉煌业绩,卫辉人有目共睹,我也佩服有加,我不会因个人恩怨影响我对孙校长的客观评价,街上碰见,时常会尊敬地叫一声:孙校长好!

  时间像似十年十年地过,转眼已过了三四个十年了,孙校长老了,我也该退休了,不久前,我写过几篇文章,其中的《怀念恩师刘延岺》、《在卫辉一中的日子里》,孙校长看到了,我听一中的老师说,孙校长很感动,还说有愧于我,我却看到了孙校长的大家风范和高尚情操。

  先生已驾仙鹤去,弟子归来泪纷纷。

  孙先生,西行路上,慢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