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疏疏月又西190筹划

电影资讯 浏览(124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看着,叶媚颓然地坐在自己面前。叶媚的眉头紧皱着。她忙给叶媚倒了杯水:“叶媚姐,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先喝杯水。”

  叶媚接过水杯,她突然想起苏子卿的话“后天夏沫会返校和同学聚会。”夏沫会去学校,如果把夏沫带到叶好坠楼的地方……

  这个念头在叶媚脑海里一闪,她立刻站起来,拿起笔在纸上画,叶好曾穿过的风衣款式。叶好去世前就穿这件风衣:“寒云,你店里有米白色的布料吗?做风衣的?”

  “有啊!”姜寒云走到叶媚身边,她拿起叶媚画好的风衣草图:“你设计的?”

  叶媚打开自己的包,她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寒云,你看,这是叶好的照片,我们有几分像?”

  姜寒云拿过叶好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你们是双生姐妹,相像的地方却不多。但是眼睛,眼睛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我们的皮肤,身高,胖瘦都一模一样。我妈说,是叶好懂事,怕和我长得太像了,她分不清楚。”叶媚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她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这个手机有录音功能。”她摁了一下播放。

  夏沫下午见到叶媚时的对话被播放了出来。她这时候明显能听出来夏沫的慌乱。

  “这是什么时候的录音?夏沫当时很害怕吗?”姜寒云看着叶媚。

  叶媚叹了口气:“今天下午的。你也听出来了,夏沫看到我很慌乱,好像她隐藏的秘密要被揭穿似的。当我提到叶好的名字时,她的脸像白纸一样惨白。”

  “叶媚姐,”姜寒云拿起叶媚画的风衣草图,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叶媚。。

  “寒云,你知道,我和叶好是双生姐妹,我们就该穿一模一样的衣服。你按这个款式给我裁剪一件,我后天就要穿。”叶媚不打算告诉姜寒云自己的计划,她怕寒云担心自己。她知道,夏沫并不好对付。

  姜寒云叹息了一声:“好吧,我现在就为你裁剪。”

  姜寒云忙拥住叶媚:“叶媚姐,如果回忆是苦痛的,别想它、别摸它,别碰它……那是梦,一场梦魇,梦醒后依然云淡风轻。”

  “寒云,我们一家人都做不到。没有了叶好的家比冰窖还冷。可让我们如此痛苦的人还逍遥法外!”叶媚的眼睛里全是仇恨。

  姜寒云给叶媚量了腰身的尺寸,她拿来米白色的布料为叶媚裁剪着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叶媚姐,你以前没有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吗?”

  叶媚低声抽泣:“我以前很讨厌和叶好穿一样的衣服,我讨厌别人分不清我们。所以叶好穿黑色的鞋,我偏要穿白色;她穿裙子,我偏要穿裤子……人家说,双胞胎穿一样的衣服才好养,是我害死了我妹妹!”

  “叶媚姐,不是这样的。”姜寒云拽住情绪失控的叶媚:“叶好的不幸让大家都难过,你不能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一味自责,反倒给了别人喘息的机会。”

  叶媚每见一次夏沫心情都异常激动,她像在做一道数学证明题。结果她已知晓,但她需要求证的过程。

  姜寒云替叶媚裁剪好风衣,连夜赶做。叶媚坐在窗口,她在灯光下。窗外没有树影,月光没有了水的温柔,她们各自在自己的心事里忧伤。

  第二天叶媚处理好了公司所有的事情,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我明天想请一天假。”

  苏子卿自然明白叶媚要去干什么:“商场的服装调配都做好了吗?”

  “苏董,都好了。昨天的销售完成了商场的任务。”叶媚期待苏子卿问自己请假有什么事。

  “那就好,这些天你太累了,该休息一天。后天按时上班,我等你的消息。”苏子卿知道叶媚要出手了。叶媚一个人出手,还需有人助力。

  苏子卿喊来自己的秘书:“去把徐律师叫过来。”

  “苏董。”徐律师是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五分钟后到苏子卿办公室。

  “徐叔客气了。您快坐!您昨天去西安见到范美娟了吗?和她谈孙志刚的事了吗?”苏子卿站起来给徐律师倒水。

  “我见到范美娟了。她这些天一直在找夏智勇,希望夏智勇能帮助孙志刚。”徐律师叹气。

  “她还不知道夏智勇的真面目?”苏子卿把水杯递给徐律师:“我父亲的那份有关于夏智勇的资料?”

  “我已经找人递上去了。”徐律师昨天按着苏子卿的吩咐,见范美娟,递资料。

  “好。”苏子卿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不会只让夏智勇不仁,他现在静等着,叶媚如何出牌?

  叶媚下午六点到了寒云店里。寒云正在给一个肥胖的老太太量着尺寸。这时候店里进来两个女孩看衣服。

  叶媚从寒云手里拿过卷尺:“阿姨,我来给你量。”

  老太太瞥了一眼叶媚:“你可给我量好了,我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来的。”这老太太虽然一把年纪了依然描眉画眼,嘴唇极薄。看人的眼神里总带着几分挑剔。

  “好,我知道了!”叶媚讨厌老太太的目光,她极不耐烦地给老太太量好了尺寸:“阿姨,好了。一个星期以后你来取衣服。”

  “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姑娘给我说的是三天,到你这里就成一个星期了?你们到底谁说了算?”老太太用手指着叶媚,她几乎是嚷了起来。

  “阿姨,我说三天就三天。我保证三天以后给您做好。”姜寒云忙走到老太太面前:“阿姨,再喝杯水。”

  “不喝了。”老太太瞪着叶媚,她拽住寒云的手:“姑娘,你听阿姨说,别雇这么迷迷糊糊的人,她会坏你的生意。”她的眼睛斜着叶媚。

  叶媚忍住没发脾气。待老太太走后,叶媚模仿着老太太的神情:“寒云,你看看那简直就是一个老妖婆。一把年纪了还描眉画眼的。”

  姜寒云笑了笑,看桌上记录的尺寸:“叶媚姐,你确定量的是这个尺寸吗?”她努力地想着老太太的身材。

  “你和那个老太太学会了,质疑我?”叶媚佯装瞪着寒云。

  “我当然信你了!”姜寒云嘴里说着,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叶媚把寒云为自己做好的风衣穿到了身上,并披散了自己的长发,对着穿衣镜看。有一刻她几乎把自己的影子也看成了叶好,她开始想,若夏沫明天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怎样?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3.7

  2019.07.26 23:58*

  字数 232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看着,叶媚颓然地坐在自己面前。叶媚的眉头紧皱着。她忙给叶媚倒了杯水:“叶媚姐,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先喝杯水。”

  叶媚接过水杯,她突然想起苏子卿的话“后天夏沫会返校和同学聚会。”夏沫会去学校,如果把夏沫带到叶好坠楼的地方……

  这个念头在叶媚脑海里一闪,她立刻站起来,拿起笔在纸上画,叶好曾穿过的风衣款式。叶好去世前就穿这件风衣:“寒云,你店里有米白色的布料吗?做风衣的?”

  “有啊!”姜寒云走到叶媚身边,她拿起叶媚画好的风衣草图:“你设计的?”

  叶媚打开自己的包,她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寒云,你看,这是叶好的照片,我们有几分像?”

  姜寒云拿过叶好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你们是双生姐妹,相像的地方却不多。但是眼睛,眼睛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我们的皮肤,身高,胖瘦都一模一样。我妈说,是叶好懂事,怕和我长得太像了,她分不清楚。”叶媚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她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这个手机有录音功能。”她摁了一下播放。

  夏沫下午见到叶媚时的对话被播放了出来。她这时候明显能听出来夏沫的慌乱。

  “这是什么时候的录音?夏沫当时很害怕吗?”姜寒云看着叶媚。

  叶媚叹了口气:“今天下午的。你也听出来了,夏沫看到我很慌乱,好像她隐藏的秘密要被揭穿似的。当我提到叶好的名字时,她的脸像白纸一样惨白。”

  “叶媚姐,”姜寒云拿起叶媚画的风衣草图,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叶媚。。

  “寒云,你知道,我和叶好是双生姐妹,我们就该穿一模一样的衣服。你按这个款式给我裁剪一件,我后天就要穿。”叶媚不打算告诉姜寒云自己的计划,她怕寒云担心自己。她知道,夏沫并不好对付。

  姜寒云叹息了一声:“好吧,我现在就为你裁剪。”

  姜寒云忙拥住叶媚:“叶媚姐,如果回忆是苦痛的,别想它、别摸它,别碰它……那是梦,一场梦魇,梦醒后依然云淡风轻。”

  “寒云,我们一家人都做不到。没有了叶好的家比冰窖还冷。可让我们如此痛苦的人还逍遥法外!”叶媚的眼睛里全是仇恨。

  姜寒云给叶媚量了腰身的尺寸,她拿来米白色的布料为叶媚裁剪着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叶媚姐,你以前没有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吗?”

  叶媚低声抽泣:“我以前很讨厌和叶好穿一样的衣服,我讨厌别人分不清我们。所以叶好穿黑色的鞋,我偏要穿白色;她穿裙子,我偏要穿裤子……人家说,双胞胎穿一样的衣服才好养,是我害死了我妹妹!”

  “叶媚姐,不是这样的。”姜寒云拽住情绪失控的叶媚:“叶好的不幸让大家都难过,你不能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一味自责,反倒给了别人喘息的机会。”

  叶媚每见一次夏沫心情都异常激动,她像在做一道数学证明题。结果她已知晓,但她需要求证的过程。

  姜寒云替叶媚裁剪好风衣,连夜赶做。叶媚坐在窗口,她在灯光下。窗外没有树影,月光没有了水的温柔,她们各自在自己的心事里忧伤。

  第二天叶媚处理好了公司所有的事情,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我明天想请一天假。”

  苏子卿自然明白叶媚要去干什么:“商场的服装调配都做好了吗?”

  “苏董,都好了。昨天的销售完成了商场的任务。”叶媚期待苏子卿问自己请假有什么事。

  “那就好,这些天你太累了,该休息一天。后天按时上班,我等你的消息。”苏子卿知道叶媚要出手了。叶媚一个人出手,还需有人助力。

  苏子卿喊来自己的秘书:“去把徐律师叫过来。”

  “苏董。”徐律师是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五分钟后到苏子卿办公室。

  “徐叔客气了。您快坐!您昨天去西安见到范美娟了吗?和她谈孙志刚的事了吗?”苏子卿站起来给徐律师倒水。

  “我见到范美娟了。她这些天一直在找夏智勇,希望夏智勇能帮助孙志刚。”徐律师叹气。

  “她还不知道夏智勇的真面目?”苏子卿把水杯递给徐律师:“我父亲的那份有关于夏智勇的资料?”

  “我已经找人递上去了。”徐律师昨天按着苏子卿的吩咐,见范美娟,递资料。

  “好。”苏子卿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不会只让夏智勇不仁,他现在静等着,叶媚如何出牌?

  叶媚下午六点到了寒云店里。寒云正在给一个肥胖的老太太量着尺寸。这时候店里进来两个女孩看衣服。

  叶媚从寒云手里拿过卷尺:“阿姨,我来给你量。”

  老太太瞥了一眼叶媚:“你可给我量好了,我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来的。”这老太太虽然一把年纪了依然描眉画眼,嘴唇极薄。看人的眼神里总带着几分挑剔。

  “好,我知道了!”叶媚讨厌老太太的目光,她极不耐烦地给老太太量好了尺寸:“阿姨,好了。一个星期以后你来取衣服。”

  “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姑娘给我说的是三天,到你这里就成一个星期了?你们到底谁说了算?”老太太用手指着叶媚,她几乎是嚷了起来。

  “阿姨,我说三天就三天。我保证三天以后给您做好。”姜寒云忙走到老太太面前:“阿姨,再喝杯水。”

  “不喝了。”老太太瞪着叶媚,她拽住寒云的手:“姑娘,你听阿姨说,别雇这么迷迷糊糊的人,她会坏你的生意。”她的眼睛斜着叶媚。

  叶媚忍住没发脾气。待老太太走后,叶媚模仿着老太太的神情:“寒云,你看看那简直就是一个老妖婆。一把年纪了还描眉画眼的。”

  姜寒云笑了笑,看桌上记录的尺寸:“叶媚姐,你确定量的是这个尺寸吗?”她努力地想着老太太的身材。

  “你和那个老太太学会了,质疑我?”叶媚佯装瞪着寒云。

  “我当然信你了!”姜寒云嘴里说着,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叶媚把寒云为自己做好的风衣穿到了身上,并披散了自己的长发,对着穿衣镜看。有一刻她几乎把自己的影子也看成了叶好,她开始想,若夏沫明天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怎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看着,叶媚颓然地坐在自己面前。叶媚的眉头紧皱着。她忙给叶媚倒了杯水:“叶媚姐,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先喝杯水。”

  叶媚接过水杯,她突然想起苏子卿的话“后天夏沫会返校和同学聚会。”夏沫会去学校,如果把夏沫带到叶好坠楼的地方……

  这个念头在叶媚脑海里一闪,她立刻站起来,拿起笔在纸上画,叶好曾穿过的风衣款式。叶好去世前就穿这件风衣:“寒云,你店里有米白色的布料吗?做风衣的?”

  “有啊!”姜寒云走到叶媚身边,她拿起叶媚画好的风衣草图:“你设计的?”

  叶媚打开自己的包,她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寒云,你看,这是叶好的照片,我们有几分像?”

  姜寒云拿过叶好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你们是双生姐妹,相像的地方却不多。但是眼睛,眼睛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我们的皮肤,身高,胖瘦都一模一样。我妈说,是叶好懂事,怕和我长得太像了,她分不清楚。”叶媚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她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这个手机有录音功能。”她摁了一下播放。

  夏沫下午见到叶媚时的对话被播放了出来。她这时候明显能听出来夏沫的慌乱。

  “这是什么时候的录音?夏沫当时很害怕吗?”姜寒云看着叶媚。

  叶媚叹了口气:“今天下午的。你也听出来了,夏沫看到我很慌乱,好像她隐藏的秘密要被揭穿似的。当我提到叶好的名字时,她的脸像白纸一样惨白。”

  “叶媚姐,”姜寒云拿起叶媚画的风衣草图,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叶媚。。

  “寒云,你知道,我和叶好是双生姐妹,我们就该穿一模一样的衣服。你按这个款式给我裁剪一件,我后天就要穿。”叶媚不打算告诉姜寒云自己的计划,她怕寒云担心自己。她知道,夏沫并不好对付。

  姜寒云叹息了一声:“好吧,我现在就为你裁剪。”

  姜寒云忙拥住叶媚:“叶媚姐,如果回忆是苦痛的,别想它、别摸它,别碰它……那是梦,一场梦魇,梦醒后依然云淡风轻。”

  “寒云,我们一家人都做不到。没有了叶好的家比冰窖还冷。可让我们如此痛苦的人还逍遥法外!”叶媚的眼睛里全是仇恨。

  姜寒云给叶媚量了腰身的尺寸,她拿来米白色的布料为叶媚裁剪着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叶媚姐,你以前没有和叶好同款的风衣吗?”

  叶媚低声抽泣:“我以前很讨厌和叶好穿一样的衣服,我讨厌别人分不清我们。所以叶好穿黑色的鞋,我偏要穿白色;她穿裙子,我偏要穿裤子……人家说,双胞胎穿一样的衣服才好养,是我害死了我妹妹!”

  “叶媚姐,不是这样的。”姜寒云拽住情绪失控的叶媚:“叶好的不幸让大家都难过,你不能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一味自责,反倒给了别人喘息的机会。”

  叶媚每见一次夏沫心情都异常激动,她像在做一道数学证明题。结果她已知晓,但她需要求证的过程。

  姜寒云替叶媚裁剪好风衣,连夜赶做。叶媚坐在窗口,她在灯光下。窗外没有树影,月光没有了水的温柔,她们各自在自己的心事里忧伤。

  第二天叶媚处理好了公司所有的事情,给苏子卿打电话:“苏董,我明天想请一天假。”

  苏子卿自然明白叶媚要去干什么:“商场的服装调配都做好了吗?”

  “苏董,都好了。昨天的销售完成了商场的任务。”叶媚期待苏子卿问自己请假有什么事。

  “那就好,这些天你太累了,该休息一天。后天按时上班,我等你的消息。”苏子卿知道叶媚要出手了。叶媚一个人出手,还需有人助力。

  苏子卿喊来自己的秘书:“去把徐律师叫过来。”

  “苏董。”徐律师是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五分钟后到苏子卿办公室。

  “徐叔客气了。您快坐!您昨天去西安见到范美娟了吗?和她谈孙志刚的事了吗?”苏子卿站起来给徐律师倒水。

  “我见到范美娟了。她这些天一直在找夏智勇,希望夏智勇能帮助孙志刚。”徐律师叹气。

  “她还不知道夏智勇的真面目?”苏子卿把水杯递给徐律师:“我父亲的那份有关于夏智勇的资料?”

  “我已经找人递上去了。”徐律师昨天按着苏子卿的吩咐,见范美娟,递资料。

  “好。”苏子卿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不会只让夏智勇不仁,他现在静等着,叶媚如何出牌?

  叶媚下午六点到了寒云店里。寒云正在给一个肥胖的老太太量着尺寸。这时候店里进来两个女孩看衣服。

  叶媚从寒云手里拿过卷尺:“阿姨,我来给你量。”

  老太太瞥了一眼叶媚:“你可给我量好了,我这布料是我儿子从上海带回来的。”这老太太虽然一把年纪了依然描眉画眼,嘴唇极薄。看人的眼神里总带着几分挑剔。

  “好,我知道了!”叶媚讨厌老太太的目光,她极不耐烦地给老太太量好了尺寸:“阿姨,好了。一个星期以后你来取衣服。”

  “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姑娘给我说的是三天,到你这里就成一个星期了?你们到底谁说了算?”老太太用手指着叶媚,她几乎是嚷了起来。

  “阿姨,我说三天就三天。我保证三天以后给您做好。”姜寒云忙走到老太太面前:“阿姨,再喝杯水。”

  “不喝了。”老太太瞪着叶媚,她拽住寒云的手:“姑娘,你听阿姨说,别雇这么迷迷糊糊的人,她会坏你的生意。”她的眼睛斜着叶媚。

  叶媚忍住没发脾气。待老太太走后,叶媚模仿着老太太的神情:“寒云,你看看那简直就是一个老妖婆。一把年纪了还描眉画眼的。”

  姜寒云笑了笑,看桌上记录的尺寸:“叶媚姐,你确定量的是这个尺寸吗?”她努力地想着老太太的身材。

  “你和那个老太太学会了,质疑我?”叶媚佯装瞪着寒云。

  “我当然信你了!”姜寒云嘴里说着,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叶媚把寒云为自己做好的风衣穿到了身上,并披散了自己的长发,对着穿衣镜看。有一刻她几乎把自己的影子也看成了叶好,她开始想,若夏沫明天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