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仙吟06 闲石真人

动漫推荐 浏览(1488)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5——

  楚泠认真瞧了瞧摇头,又道:“是气感。”

  他哈哈大笑,眯着眼道:“贫道闲石。”

  楚泠乖巧地回道:“见过闲石真人。”

  一个仆妇端来药碗,高域吩咐着:“小友好生歇着,有事寻花婶便是。”

  高域心中庆幸,幸好他及时收手不至于被真人训斥。

  要说那时楚泠出言相劝,高域虽心有顾忌,却不值得他真的与金姓男子敌对,真正让他忌惮的是闲石真人。

  楚泠谢过高域,拧眉一口喝下苦,递还给花婶。高域见无事便不再打搅离开了。

  她闲石又道:“听高唐所说,楚褐是你的祖父?”

  楚泠一个激灵回过神,瞪大了还略显迷蒙的双眸如小鸡般点头。

  “哦?”闲石挑眉,“贫道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孙女。”

  这句话一出,楚泠一口气憋住未出,眨巴着眼低下头。

  这人怎么会是楚褐?

  莫不是在诈我?

  怎么可能就这么扯了这一回谎,便漏了底?

  闲石没有给她遐想的机会,又冷冷道:“忘了说了,贫道道号闲石,名讳褐,楚门嫡传,乃是门主楚焕堂弟。”

  楚褐仙道之人,耳力极好,晌午听见这二人与高唐的话,惊讶有人还知道他的名讳。

  他又见小娘子扮作男装不知有何目的,心中存疑。高堂亦与他禀报了楚泠之事,他假作识得那楚褐,糊弄过去。

  而后有人来报高域与这二人打斗了起来,才起了兴趣前去一探。

  楚褐眼前的小骗子没有意料中的求饶,他只见小骗子激动地一把拽住他的广袖。

  “果真?”

  楚褐哼了一声,退后一步摆脱她的魔爪。

  楚泠紧跟而上,双膝直直落下跪在地上屈身。

  “阿泠求楚门援手!”

  陈夏燃同时一惊,楚褐眉头微皱,觉察事情并到不寻常。

  这个身负楚门剑法的人究竟在隐藏什么?

  “你,到底是谁?”

  这同样是陈夏燃心中的疑惑。

  ?衷敢馓愫谩?

  楚泠呼出一口气,缓缓道:“小女张楚泠,先父国子监祭酒张兆嵇,先母……”她抬头看着楚焕,“楚门门主楚焕之女,楚笙。”

  “先父”“先母”两词让楚褐不安,他眉头一跳,急急喝问:“以何为证?”

  楚泠思索着想到什么,急忙在怀中摸着,颤抖着手托起一本古册。

  “上面的青穆古篆,小女看得懂,任凭真人校考。”

  青穆古篆起于穆国,流传在楚穆之间。仙家典籍功法皆是用青穆古篆记载。

  楚褐一把拿过翻开瞧了大概,内心的急躁被抚平。

  这是楚门流传下的书册,讲述吾等所在的辛辰界的地域和历史,被奉之为典藏。

  历代门主皆有抄本,可让真正修习仙法之人知晓这个域界。

  怪不得藏经阁缺了一册。

  楚褐一阵叹息:“原来是阿笙的女儿,云溪那丫头,我也多年未见了。”他扶起楚泠问:“发生了什么?”

  楚泠将事情地原委道出,楚褐与陈夏燃面露戚色。

  陈夏燃望着发丝散乱的楚泠露出小女子的姿态,目光怔怔,一双水灵灵的凤眸,恬静淡然中微微神伤,不复之前的蛮横。

  楚泠望去,陈夏燃却急急闪躲,支支吾吾:“之……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楚娘子海涵。”

  楚泠摇头:“是我有所隐瞒,陈兄不必介怀。”

  “怪不得你有如此的伤,必是用了瞬移符的缘由。”楚褐思索着,道出所猜所想。

  “瞬移符?”楚泠没有听过。

  陈夏燃亦十分好奇,楚褐仿佛为他们打开了一个不知名的领域。

  “那是由楚门秘法小牵引阵衍化而来,就算没有修为的凡人都可以血为媒激发,将他物传送到其他位置。”

  “幸好以血激发的威力不大,传送得不远,你以凡人之躯才不至于身死,也算福大命大。”

  楚泠略略感受着,筋脉里沁凉又有微微的刺痛,比之前和还在天都的时候都好来许多。

  “外祖伯父,您为我治好了这伤?”楚泠面露喜色。

  楚褐这下不满意了,敲敲她脑袋:“直接叫阿公,外什么外?”

  楚泠有些犹豫,一看楚褐板着脸,立刻改了口。

  这才对嘛!这丫头一点都不机灵。

  哼!肯定是随她父亲。

  对于张家书香大族,楚门上下也不过只认为是个有些底蕴的凡人家族而已。

  楚褐受了楚泠叫上一声“阿公”,淡然的面色浮现出喜意,眉飞色舞:“还是我这小侄孙女有眼光!”

  他转而又叹?ⅲ骸澳阏饨盥龃嗳醯拿。率悄押谩N倚尬邢蓿悴蝗缁爻湃眯殖ず统だ厦强纯矗挡欢ㄓ蟹ㄗ印!?

  筋脉脆弱?

  怪不得!

  陈夏燃想着,她晕厥过去并不是因为肩胛的伤,而是筋脉的缘故。

  “本就是要往楚门去的。”楚泠点头,又睁着期盼的眼眸望着楚褐,“那阿娘之事……”

  楚褐想到这个问题,面色冷下来:“我看着阿笙长大,如今弄得这般地步,我怎能不相帮?此事重大,吾欲往天都一探。”

  陈夏燃有些意外:“楚门素来不与朝堂来往。”

  楚焕点头又解释:“历来门规不与王权相交,可贫道此次少不得向那小老儿讨个说法!”

  那小老儿已然指的是王上,楚泠不免要劝上一句。

  “云溪道长和朝堂都猜测此事与元国有关。”

  陈夏燃开口了:“近几个月元国的斥候密探小动作不少,十分可疑。我派人去查一下。”

  陈夏燃年纪岁虽不大,却是镇远将军之后,也可谓一呼百应。

  “元国,”楚褐垂眸思索,“元国国师肖寒,元国筑基修士第一人,以他的修为施术放火最简单不过。不论是他的身份和修为,都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肖寒?”楚泠念着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

  那边肖寒和穆天钧脚程很快,两人离开建河所在,又往东北方向进发。这里是青安镇,继续往东北是楚门,而一直往东便是苍岐山。

  走入小镇,穆天钧便寻了医馆,待他一问,肖寒便意识到了这家医馆的不同。

  两人入了内屋,肖寒眯眼一笑:“没想到你们穆国王室也会在乾国安插暗线。”

  穆天钧瞥了他一眼,让白胡子的老大夫退下。

  “贵国贫瘠,所以明抢暗夺,某也可以理解。不过穆国自给自足,肖国师倒是多虑了。”

  肖寒毫不在意,品了一口热茶,缓缓道:“穆兄不必如此。你我都已经远离了天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穆兄不就是为了引贫道离开天都,才出此下策。如今又作何打算?”

  若不是只有穆国王室和楚门之人才熟悉苍岐山,他怎么会将计就计。

  穆天钧在案上划了几条线:“某本打算先拜访楚门,如今与你一道,某怕是会被打出去。不如我们一直往东,到了苍岐山脚再做打算。那里应该还有不少修士聚集,且看且行。”

  问道寻仙之人被他们自称为修士。

  两人打定主意,歇息了一夜,次日打马离开。

  ………………

  楚泠在远林?醚思溉眨钟於迹毕伦攀终隆?

  “贫道观你这小儿聪慧知礼,欲收他为徒,不知高堂主可愿意?”

  楚褐在这里白吃白喝大半个月终于道清了来意。

  高域之子楚端旭当年出生之时还在楚门,被测出有修行的资质,故而八年后,楚褐应族中长老要求前来收徒。

  高域喜不自胜,自无不可。他心中激动,幸好未给真人留下坏印象,不然旭儿的前途便毁在自己手里。

  楚端旭自小耳濡目染,虽不知被楚门仙师收徒意味着什么,却明白楚门那素来尊崇的地位,直接跪下意欲磕头。

  楚褐自然愿意给远林堂这个面子,次日正式拜师。

  奉茶与训诫后,楚褐递给楚端旭一册竹简:“此为修行之基,徒儿须精进勤勉。”

  楚泠看见其上的青穆古篆,上书——凝神诀。

  这应是真正求仙访道所修习吧……

  楚泠从未如此零距离地接触仙道,她好奇又敬仰,艳羡不已。

  楚褐笑道:“待你回到楚门,让门主带你试试测灵石,便能知是否可走上仙道。”

  楚泠知楚褐打趣,莞尔轻笑。

  而后的两日,几人开始收拾包袱。楚褐给楚泠画了一张舆图。

  楚泠摊开舆图,其上清晰地标明了楚门所在,与沿途城镇和山林,比之前云溪道长给的清晰不少。

  “我已让高域给楚门传讯,你不必着急赶路,小心为上。”

  楚泠收起它笑道:“阿公放心。”

  她原本想要一道归去,想来张家的许多事因自己年纪小并不得知,归去也无甚帮助。阿兄玄徵已在归途上,希望能早日赶回天都。

  楚褐让她去楚门寻得庇护并治愈筋脉,楚泠便打消了回天都的念头。

  打斗那日,陈夏燃收拾完自己的伤口,见楚泠无碍,便拖着死猪般的金姓男子去了府衙,交代事务。

  如今无事一身轻,自然与楚泠一起离开。

  一切就绪,楚泠与陈夏燃同路,楚褐带着楚瑞旭,当下挥手告别,分道扬镳。

  天边的日未落,他们早已期待着再次的见面。

  96

  雒尘摩诘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4

 ??

  字数 3054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5——

  楚泠认真瞧了瞧摇头,又道:“是气感。”

  他哈哈大笑,眯着眼道:“贫道闲石。”

  楚泠乖巧地回道:“见过闲石真人。”

  一个仆妇端来药碗,高域吩咐着:“小友好生歇着,有事寻花婶便是。”

  高域心中庆幸,幸好他及时收手不至于被真人训斥。

  要说那时楚泠出言相劝,高域虽心有顾忌,却不值得他真的与金姓男子敌对,真正让他忌惮的是闲石真人。

  楚泠谢过高域,拧眉一口喝下苦,递还给花婶。高域见无事便不再打搅离开了。

  她闲石又道:“听高唐所说,楚褐是你的祖父?”

  楚泠一个激灵回过神,瞪大了还略显迷蒙的双眸如小鸡般点头。

  “哦?”闲石挑眉,“贫道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孙女。”

  这句话一出,楚泠一口气憋住未出,眨巴着眼低下头。

  这人怎么会是楚褐?

  莫不是在诈我?

  怎么可能就这么扯了这一回谎,便漏了底?

  闲石没有给她遐想的机会,又冷冷道:“忘了说了,贫道道号闲石,名讳褐,楚门嫡传,乃是门主楚焕堂弟。”

  楚褐仙道之人,耳力极好,晌午听见这二人与高唐的话,惊讶有人还知道他的名讳。

  他又见小娘子扮作男装不知有何目的,心中存疑。高堂亦与他禀报了楚泠之事,他假作识得那楚褐,糊弄过去。

  而后有人来报高域与这二人打斗了起来,才起了兴趣前去一探。

  楚褐眼前的小骗子没有意料中的求饶,他只见小骗子激动地一把拽住他的广袖。

  “果真?”

  楚褐哼了一声,退后一步摆脱她的魔爪。

  楚泠紧跟而上,双膝直直落下跪在地上屈身。

  “阿泠求楚门援手!”

  陈夏燃同时一惊,楚褐眉头微皱,觉察事情并到不寻常。

  这个身负楚门剑法的人究竟在隐藏什么?

  “你,到底是谁?”

  这同样是陈夏燃心中的疑惑。

  楚褐愿意听便好。

  楚泠呼出一口气,缓缓道:“小女张楚泠,先父国子监祭酒张兆嵇,先母……”她抬头看着楚焕,“楚门门主楚焕之女,楚笙。”

  “先父”“先母”两词让楚褐不安,他眉头一跳,急急喝问:“以何为证?”

  楚泠思索着想到什么,急忙在怀中摸着,颤抖着手托起一本古册。

  ?吧厦娴那嗄鹿抛∨吹枚纹菊嫒诵?肌!?

  青穆古篆起于穆国,流传在楚穆之间。仙家典籍功法皆是用青穆古篆记载。

  楚褐一把拿过翻开瞧了大概,内心的急躁被抚平。

  这是楚门流传下的书册,讲述吾等所在的辛辰界的地域和历史,被奉之为典藏。

  历代门主皆有抄本,可让真正修习仙法之人知晓这个域界。

  怪不得藏经阁缺了一册。

  楚褐一阵叹息:“原来是阿笙的女儿,云溪那丫头,我也多年未见了。”他扶起楚泠问:“发生了什么?”

  楚泠将事情地原委道出,楚褐与陈夏燃面露戚色。

  陈夏燃望着发丝散乱的楚泠露出小女子的姿态,目光怔怔,一双水灵灵的凤眸,恬静淡然中微微神伤,不复之前的蛮横。

  楚泠望去,陈夏燃却急急闪躲,支支吾吾:“之……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楚娘子海涵。”

  楚泠摇头:“是我有所隐瞒,陈兄不必介怀。”

  “怪不得你有如此的伤,必是用了瞬移符的缘由。”楚褐思索着,道出所猜所想。

  “瞬移符?”楚泠没有听过。

  陈夏燃亦十分好奇,楚褐仿佛为他们打开了一个不知名的领域。

  “那是由楚门秘法小牵引阵衍化而来,就算没有修为的凡人都可以血为媒激发,将他物传送到其他位置。”

  “幸好以血激发的威力不大,传送得不远,你以凡人之躯才不至于身死,也算福大命大。”

  楚泠略略感受着,筋脉里沁凉又有微微的刺痛,比之前和还在天都的时候都好来许多。

  “外祖伯父,您为我治好了这伤?”楚泠面露喜色。

  楚褐这下不满意了,敲敲她脑袋:“直接叫阿公,外什么外?”

  楚泠有些犹豫,一看楚褐板着脸,立刻改了口。

  这才对嘛!这丫头一点都不机灵。

  哼!肯定是随她父亲。

  对于张家书香大族,楚门上下也不过只认为是个有些底蕴的凡人家族而已。

  楚褐受了楚泠叫上一声“阿公”,淡然的面色浮现出喜意,眉飞色舞:“还是我这小侄孙女有眼光!”

  他转而又叹息:“你这筋脉脆弱的毛病,怕是难好。我修为有限,你不如回楚门让兄长和长老们看看,说不定有法子。”

  筋脉脆弱?

  怪不得!

  陈夏燃想着,她晕厥过去并不是因为肩胛的伤,而是筋脉的缘故。

  “本就是要往楚门去的。”楚泠点头,又睁着期盼的眼眸望着楚褐,“那阿娘之事……”

  楚褐想到这个问题,面色冷下来:“我看着阿笙长大,如今弄得这般地步,我怎能不相帮?此事重大,吾欲往天都一探。”

  陈夏燃有些意外:“楚门素来不与朝堂来往。”

  楚焕点头又解释:“历来门规不与王权相交,可贫道此次少不得向那小老儿讨个说法!”

  那小老儿已然指的是王上,楚泠不免要劝上一句。

  “云溪道长和朝堂都猜测此事与元国有关。”

  陈夏燃开口了:“近几个月元国的斥候密探小动作不少,十分可疑。我派人去查一下。”

  陈夏燃年纪岁虽不大,却是镇远将军之后,也可谓一呼百应。

  “元国,”楚褐垂眸思索,“元国国师肖寒,元国筑基修士第一人,以他的修为施术放火最简单不过。不论是他的身份和修为,都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肖寒?”楚泠念着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

  那边肖寒和穆天钧脚程很快,两人离开建河所在,又往东北方向进发。这里是青安镇,继续往东北是楚门,而一直往东便是苍岐山。

  走入小镇,穆天钧便寻了医馆,待他一问,肖寒便意识到了这家医馆的不同。

  两人入了内屋,肖寒眯眼一笑:“没想到你们穆国王室也会在乾国安插暗线。”

  穆天钧瞥了他一眼,让白胡子的老大夫退下。

  “贵国贫瘠,所以明抢暗夺,某也可以理解。不过穆国自给自足,肖国师倒是多虑了。”

  肖寒毫不在意,品了一口热茶,缓缓道:“穆兄不必如此。你我都已经远离了天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穆兄不就是为了引贫道离开天都,才出此下策。如今又作何打算?”

  若不是只有穆国王室和楚门之人才熟悉苍岐山,他怎么会将计就计。

  穆天钧在案上划了几条线:“某本打算先拜访楚门,如今与你一道,某怕是会被打出去。不如我们一直往东,到了苍岐山脚再做打算。那里应该还有不少修士聚集,且看且行。”

  问道寻仙之人被他们自称为修士。

  两人打定主意,歇息了一夜,次日打马离开。

  ………………

  楚泠在远林堂养伤几日,楚褐欲往天都,当下着手正事。

  “贫道观你这小儿聪慧知礼,欲收他为徒,不知高堂主可愿意?”

  楚褐在这里白吃白喝大半个月终于道清了来意。

  高域之子楚端旭当年出生之时还在楚门,被测出有修行的资质,故而八年后,楚褐应族中长老要求前来收徒。

  高域喜不自胜,自无不可。他心中激动,幸好未给真人留下坏印象,不然旭儿的前途便毁在自己手里。

  楚端旭自小耳濡目染,虽不知被楚门仙师收徒意味着什么,却明白楚门那素来尊崇的地位,直接跪下意欲磕头。

  楚褐自然愿意给远林堂这个面子,次日正式拜师。

  奉茶与训诫后,楚褐递给楚端旭一册竹简:“此为修行之基,徒儿须精进勤勉。”

  楚泠看见其上的青穆古篆,上书——凝神诀。

  这应是真正求仙访道所修习吧……

  楚泠从未如此零距离地接触仙道,她好奇又敬仰,艳羡不已。

  楚褐笑道:“待你回到楚门,让门主带你试试测灵石,便能知是否可走上仙道。”

  楚泠知楚褐打趣,莞尔轻笑。

  而后的两日,几人开始收拾包袱。楚褐给楚泠画了一张舆图。

  楚泠摊开舆图,其上清晰地标明了楚门所在,与沿途城镇和山林,比之前云溪道长给的清晰不少。

  “我已让高域给楚门传讯,你不必着急赶路,小心为上。”

  楚泠收起它笑道:“阿公放心。”

  她原本想要一道归去,想来张家的许多事因自己年纪小并不得知,归去也无甚帮助。阿兄玄徵已在归途上,希望能早日赶回天都。

  楚褐让她去楚门寻得庇护并治愈筋脉,楚泠便打消了回天都的念头。

  打斗那日,陈夏燃收拾完自己的伤口,见楚泠无碍,便拖着死猪般的金姓男子去了府衙,交代事务。

  如今无事一身轻,自然与楚泠一起离开。

  一切就绪,楚泠与陈夏燃同路,楚褐带着楚瑞旭,当下挥手告别,分道扬镳。

  天边的日未落,他们早已期待着再次的见面。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5——

  楚泠认真瞧了瞧摇头,又道:“是气感。”

  他哈哈大笑,眯着眼道:“贫道闲石。”

  楚泠乖巧地回道:“见过闲石真人。”

  一个仆妇端来药碗,高域吩咐着:“小友好生歇着,有事寻花婶便是。”

  高域心中庆幸,幸好他及时收手不至于被真人训斥。

  要说那时楚泠出言相劝,高域虽心有顾忌,却不值得他真的与金姓男子敌对,真正让他忌惮的是闲石真人。

  楚泠谢过高域,拧眉一口喝下苦,递还给花婶。高域见无事便不再打搅离开了。

  她闲石又道:“听高唐所说,楚褐是你的祖父?”

  楚泠一个激灵回过神,瞪大了还略显迷蒙的双眸如小鸡般点头。

  “哦?”闲石挑眉,“贫道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孙女。”

  这句话一出,楚泠一口气憋住未出,眨巴着眼低下头。

  这人怎么会是楚褐?

  莫不是在诈我?

  怎么可能就这么扯了这一回谎,便漏了底?

  闲石没有给她遐想的机会,又冷冷道:“忘了说了,贫道道号闲石,名讳褐,楚门嫡传,乃是门主楚焕堂弟。”

  楚褐仙道之人,耳力极好,晌午听见这二人与高唐的话,惊讶有人还知道他的名讳。

  他又见小娘子扮作男装不知有何目的,心中存疑。高堂亦与他禀报了楚泠之事,他假作识得那楚褐,糊弄过去。

  而后有人来报高域与这二人打斗了起来,才起了兴趣前去一探。

  楚褐眼前的小骗子没有意料中的求饶,他只见小骗子激动地一把拽住他的广袖。

  “果真?”

  楚褐哼了一声,退后一步摆脱她的魔爪。

  楚泠紧跟而上,双膝直直落下跪在地上屈身。

  “阿泠求楚门援手!”

  陈夏燃同时一惊,楚褐眉头微皱,觉察事情并到不寻常。

  这个身负楚门剑法的人究竟在隐藏什么?

  “你,到底是谁?”

  这同样是陈夏燃心中的疑惑。

  楚褐愿意听便好。

  楚泠呼出一口气,缓缓道:“小女张楚泠,先父国子监祭酒张兆嵇,先母……”她抬头看着楚焕,“楚门门主楚焕之女,楚笙。”

  “先父”“先母”两词让楚褐不安,他眉头一跳,急急喝问:“以何为证?”

  楚泠思索着想到什么,急忙在怀中摸着,颤抖着手托起一本古册。

  “上面的青穆古篆,小女看得懂,任凭真人校考。”

  青穆古篆起于穆国,流传在楚穆之间。仙家典籍功法皆是用青穆古篆记载。

  楚褐一把拿过翻开瞧了大概,内心的急躁被抚平。

  这是楚门流传下的书册,讲述吾等所在的辛辰界的地域和历史,被奉之为典藏。

  历代门主皆有抄本,可让真正修习仙法之人知晓这个域界。

  怪不得藏经阁缺了一册。

  楚褐一阵叹息:“原来是阿笙的女儿,云溪那丫头,我也多年未见了。”他扶起楚泠问:“发生了什么?”

  楚泠将事情地原委道出,楚褐与陈夏燃面露戚色。

  陈夏燃望着发丝散乱的楚泠露出小女子的姿态,目光怔怔,一双水灵灵的凤眸,恬静淡然中微微神伤,不复之前的蛮横。

  楚泠望去,陈夏燃却急急闪躲,支支吾吾:“之……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楚娘子海涵。”

  楚泠摇头:“是我有所隐瞒,陈兄不必介怀。”

  “怪不得你有如此的伤,必是用了瞬移符的缘由。”楚褐思索着,道出所猜所想。

  “瞬移符?”楚泠没有听过。

  陈夏燃亦十分好奇,楚褐仿佛为他们打开了一个不知名的领域。

  “那是由楚门秘法小牵引阵衍化而来,就算没有修为的凡人都可以血为媒激发,将他物传送到其他位置。”

  “幸好以血激发的威力不大,传送得不远,你以凡人之躯才不至于身死,也算福大命大。”

  楚泠略略感受着,筋脉里沁凉又有微微的刺痛,比之前和还在天都的时候都好来许多。

  “外祖伯父,您为我治好了这伤?”楚泠面露喜色。

  楚褐这下不满意了,敲敲她脑袋:“直接叫阿公,外什么外?”

  楚泠有些犹豫,一看楚褐板着脸,立刻改了口。

  这才对嘛!这丫头一点都不机灵。

  哼!肯定是随她父亲。

  对于张家书香大族,楚门上下也不过只认为是个有些底蕴的凡人家族而已。

  楚褐受了楚泠叫上一声“阿公”,淡然的面色浮现出喜意,眉飞色舞:“还是我这小侄孙女有眼光!”

  他转而又叹息:“你这筋脉脆弱的毛病,怕是难好。我修为有限,你不如回楚门让兄长和长老们看看,说不定有法子。”

  筋脉脆弱?

  怪不得!

  陈夏燃想着,她晕厥过去并不是因为肩胛的伤,而是筋脉的缘故。

  “本就是要往楚门去的。”楚泠点头,又睁着期盼的眼眸望着楚褐,“那阿娘之事……”

  楚褐想到这个问题,面色冷下来:“我看着阿笙长大,如今弄得这般地步,我怎能不相帮?此事重大,吾欲往天都一探。”

  陈夏燃有些意外:“楚门素来不与朝堂来往。”

  楚焕点头又解释:“历来门规不与王权相交,可贫道此次少不得向那小老儿讨个说法!”

  那小老儿已然指的是王上,楚泠不免要劝上一句。

  “云溪道长和朝堂都猜测此事与元国有关。”

  陈夏燃开口了:“近几个月元国的斥候密探小动作不少,十分可疑。我派人去查一下。”

  陈夏燃年纪岁虽不大,却是镇远将军之后,也可谓一呼百应。

  “元国,”楚褐垂眸思索,“元国国师肖寒,元国筑基修士第一人,以他的修为施术放火最简单不过。不论是他的身份和修为,都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肖寒?”楚泠念着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

  那边肖寒和穆天钧脚程很快,两人离开建河所在,又往东北方向进发。这里是青安镇,继续往东北是楚门,而一直往东便是苍岐山。

  走入小镇,穆天钧便寻了医馆,待他一问,肖寒便意识到了这家医馆的不同。

  两人入了内屋,肖寒眯眼一笑:“没想到你们穆国王室也会在乾国安插暗线。”

  穆天钧瞥了他一眼,让白胡子的老大夫退下。

  “贵国贫瘠,所以明抢暗夺,某也可以理解。不过穆国自给自足,肖国师倒是多虑了。”

  肖寒毫不在意,品了一口热茶,缓缓道:“穆兄不必如此。你我都已经远离了天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穆兄不就是为了引贫道离开天都,才出此下策。如今又作何打算?”

  若不是只有穆国王室和楚门之人才熟悉苍岐山,他怎么会将计就计。

  穆天钧在案上划了几条线:“某本打算先拜访楚门,如今与你一道,某怕是会被打出去。不如我们一直往东,到了苍岐山脚再做打算。那里应该还有不少修士聚集,且看且行。”

  问道寻仙之人被他们自称为修士。

  两人打定主意,歇息了一夜,次日打马离开。

  ………………

  楚泠在远林堂养伤几日,楚褐欲往天都,当下着手正事。

  “贫道观你这小儿聪慧知礼,欲收他为徒,不知高堂主可愿意?”

  楚褐在这里白吃白喝大半个月终于道清了来意。

  高域之子楚端旭当年出生之时还在楚门,被测出有修行的资质,故而八年后,楚褐应族中长老要求前来收徒。

  高域喜不自胜,自无不可。他心中激动,幸好未给真人留下坏印象,不然旭儿的前途便毁在自己手里。

  楚端旭自小耳濡目染,虽不知被楚门仙师收徒意味着什么,却明白楚门那素来尊崇的地位,直接跪下意欲磕头。

  楚褐自然愿意给远林堂这个面子,次日正式拜师。

  奉茶与训诫后,楚褐递给楚端旭一册竹简:“此为修行之基,徒儿须精进勤勉。”

  楚泠看见其上的青穆古篆,上书——凝神诀。

  这应是真正求仙访道所修习吧……

  楚泠从未如此零距离地接触仙道,她好奇又敬仰,艳羡不已。

  楚褐笑道:“待你回到楚门,让门主带你试试测灵石,便能知是否可走上仙道。”

  楚泠知楚褐打趣,莞尔轻笑。

  而后的两日,几人开始收拾包袱。楚褐给楚泠画了一张舆图。

  楚泠摊开舆图,其上清晰地标明了楚门所在,与沿途城镇和山林,比之前云溪道长给的清晰不少。

  “我已让高域给楚门传讯,你不必着急赶路,小心为上。”

  楚泠收起它笑道:“阿公放心。”

  她原本想要一道归去,想来张家的许多事因自己年纪小并不得知,归去也无甚帮助。阿兄玄徵已在归途上,希望能早日赶回天都。

  楚褐让她去楚门寻得庇护并治愈筋脉,楚泠便打消了回天都的念头。

  打斗那日,陈夏燃收拾完自己的伤口,见楚泠无碍,便拖着死猪般的金姓男子去了府衙,交代事务。

  如今无事一身轻,自然与楚泠一起离开。

  一切就绪,楚泠与陈夏燃同路,楚褐带着楚瑞旭,当下挥手告别,分道扬镳。

  天边的日未落,他们早已期待着再次的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