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刘秀兄弟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摸老虎屁股,死了十几位亲人

综艺节目 浏览(1329)

  小说:刘秀兄弟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摸老虎屁股,死了十几位亲人

  刘縯万事俱备,静等东风就扬帆启程。刘嘉给他带来东风,新市兵和平林兵同意联合军事行动。联军第一仗西击长聚和唐子乡,官军打败,湖阳都尉阵亡,联军收获颇多。刘家子弟眼疾手快,把腰里捞得足足的,一下子惹翻了新市和平林两部,两部人马准备反攻刘縯部。

  刘秀见势不妙,赶紧让兄弟们交出财物,全部奉献给新市和平林两部,才化解了一场危机。接着大军又继续进发,攻陷棘阳。

  十一月,大概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刘縯决定攻打南阳重镇宛城。那一天正好下起了漫天大雾,本该是偷袭的好机会,却不料,当部队行进到小长安聚时,与前队大夫甄阜和属正梁丘赐撞了个满怀。

  仓促之间,刘縯大败,部队被打得稀里哗啦!刘秀单骑逃亡,路上碰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妹妹刘伯姬。刘秀拉上妹妹,同乘一匹马奔跑,还没走多远,又碰上一瘸一拐的姐姐刘元。刘秀有心拉姐姐一起上马,刘元大喊:“快跑,你们救不了我了,不要大家死在一起!”

  说话间,追兵由远及近,刘秀一咬牙,纵马挥鞭!

  这一战,刘縯损失惨重,刘元和她的三个女儿死于乱军,刘仲及刘氏宗族子弟,死了十几个!

  刘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他收拢残兵,退守棘阳。

  甄阜梁丘赐信心大增,干脆把辎重留在后方,一个叫蓝乡的地方,率十万大军强渡潢淳水,并烧毁身后的桥梁,摆出一副与绿林军背水一战的姿态!

  危急关头,平林兵和新市兵开起了小差,刘縯的大败,吓住了他们,他们准备鞋底抹油跑路为上。

  假如平林兵和新市兵一撤退,军心立刻瓦解,撤退变成溃败就是必然,甄阜和梁丘赐直接挥兵掩杀,战场将演变成一场毫无反抗之力的屠宰场!

  刘縯心急如焚!

  该着刘縯命好,他碰上了绿林军的另一支下江兵。在刘縯他们拿下棘阳时,下江兵遇到了一点小挫折,他们被严尤、陈茂打败了。成丹、王常、张卯打不过中央军,收拾残兵败将,躲进三钟山和石龙山,打起了游击。严尤陈茂一时拿他们没办法,很短时间,下江兵竟然又做大了!

  打中央军不行,打地方军成丹他们很有一套,随后他们与荆州军在上唐会战,一战击溃荆州军。下江兵收拾战利品,挺进宜秋聚,邻近刘縯。

心,总比孤立无援好得多。

  于是,刘縯带着刘秀和李通,亲自登门拜访,下江兵推举王常为代表,与刘縯等面谈。

  王常虽不是读书人出身,却见多识广,很有主见。他因为替弟弟报仇,身负命案四处逃亡,加入了下江兵,逐渐与成丹、张卬一起,成为这支队伍的首领。成丹、张卬都是粗人,不善谋划,所以王常成了他们的小诸葛,地位很重。玄汉政权建立后,王常被封邓侯,卫尉、大将军。后改投刘秀,封山桑侯位列云台三十二将之列。

  《汉书》记载:

  “伯升见常,说以合从之利。常大悟,曰:‘王莽篡弑,残虐天下,百姓思汉,故豪杰并起。今刘氏复兴,即真主也。诚思出身为用,辅成大功。’伯升曰:‘如事成,岂敢独飨之哉!’遂与常深相结而去。”

  显然,刘縯与王常沟通的内容不仅仅是合从之利,以至于两人“深相结”

  王常回来后,把自己想与刘縯合兵,协从刘縯的想法告诉了成丹和张卬。成丹和张卬仗着兵多,不屑地说:“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已经造反,就应该自己做主子,为什么受控于别人呢?”

  王常说:“王莽乘汉成帝和汉哀帝无后,篡夺天下,得到天下后,他又实行苛政,导致民心丧失,我们才被逼得造反。做大事必须符合民心才能成功,如果单单仪仗勇猛或感情用事,必定得而复失,项羽就是个例子。如今我们聚集于山泽,早晚灭亡。现在南阳刘氏举兵,我观察他们的领头人深谋远虑,有王公之才。与他们合并,必成大功,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机会!”

  成丹张卬是粗人,缺少主见,听王常一分析,觉得有道理,于是赶紧联络新市和平林两部,紧急磋商后,决定与刘縯的舂陵汉军合兵一处。

  刘縯的这次统战工作很成功,挽救了联军失败的命运。不过这部分情节,有明显后天加工的成分。试想一下,当前刘縯的目标并非谁听谁的,而是共同对付甄阜、梁丘赐,这时候抛出刘氏“真主”的说法,岂非无事生非?刘縯当时的状态是新败,正处于需要朋友的时候,非要摆出一副“真主”的姿态跟人谈合作,呵呵,他哪来的气魄?这三支队伍的领导层是相当的复杂,王常连下江兵的主都做不了,刘縯就敢让他帮忙“收降”整个绿林,太没有政治头脑了?结果还偏偏成功了。

  合军后,刘縯盛情款待绿林三部,并与他们订立盟约,士兵休息三天。

  三天后,四部人马兵分六路,趁着夜色突袭蓝乡。这一次他们很幸运,大雾没来捣蛋,甄阜梁丘赐也丝毫没有防备会被抄后路,结果,蓝乡被绿林军夺取,甄阜梁丘赐失掉了全部粮草辎重!

  不光如此,绿林军还堵住了甄阜梁丘赐的退路,在多路夹击之下,甄阜梁丘赐大败,想撤退,桥已经被自己毁掉了!绿林军一路追杀,一直追到潢淳水,两万余政府军被歼灭,甄阜梁丘赐双双战死!

  棘阳之战胜利后,绿林军乘胜挥师北上,兵峰直指宛城。宛城是南阳郡的治所,拿下宛城,南阳郡基本就彻底沦陷,洛阳将受到严重威胁。此时在宛城的是纳言将军严尤和秩宗将军陈茂。

  七月份,严尤和陈茂奉命到荆州就地招兵买马,仅仅五个月后,绿林兵围宛城,严尤陈茂赶紧引兵来救。

  两军对垒,数量不详,从刘縯的重视度来看,人数不会少。甄阜背水一战,刘縯破釜沉舟,他下令烧毁所有物资,杂碎锅罩,击鼓而进,摆出一副决战的气势。势不可挡的绿林军击溃了远道而来的严尤陈茂,斩杀三千多人,严尤陈茂败走。

  甄阜梁丘赐阵亡,严尤陈茂败北,刘縯名声大振,王莽大惊,这才感觉到遇到大麻烦了。他发布了悬赏令:凡杀死刘縯者,封食邑五万户,黄金十万斤,并赐上公的官位。同时还下令长安的官署及天下乡亭的门侧堂上,一律画上刘縯的图像,每天令士卒射之,以发泄他的仇恨。

  随着刘縯的胜利,各地义军纷纷效仿刘縯,建立起了各自的军队建制,号令、文书、旗帜、军职等都齐备起来,一时天下到处都是将军。他们相互串联,相互策应,开展联合军事行动,同发檄文征讨王莽。

  王莽末日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