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世界里江湖好汉争夺不息的宝刀,现有村民把它想上交国家

综艺节目 浏览(1427)

  2019 覃仕勇讲史

  

  《雪山飞狐》是金庸先生模仿日本小说《罗生门》所写的一部开放式中篇悬疑武侠小说,讲述江湖风云、绿林恩怨,端的是环环相扣,精彩纷呈。

  书中有一件关键的道具——闯王宝刀。

  此刀断金切玉,无比锋利,曾在李闯王手中指挥过千军万马。但,最主要的是,刀里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即李闯王宝藏的藏宝地图!

  各门各派武林人士曾为之大打出手,争得头破血流。

  最终,在种种机缘巧合下,争刀人士被困死在关外白雪皑皑的玉笔山庄上,百无聊赖,各自叙述起自己的所知所见,拼凑出一个无比壮丽的明末农民起义大画卷。

  

  那把刀,藏在一个铁盒内,上玉笔峰前,被天龙门大师兄阮士中所得,携带在怀中。

  但在玉笔山庄里,武功最高的宝树和尚轻而易举地将铁盒夺在手里。

  盒上生满了铁锈,斑斓驳杂,腐蚀凹凹凸凸。打开铁盒,中有一柄短刀,套在鞘中。刀鞘生满铜绿铁锈,除了镶有一块红宝石外,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把旧刀,鞘身却刻著两行字道:“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人如淫我母。”

  书中接着写:这十四个字极为平易浅白,却自有一股豪意侠气,跃然而出。

  

  宝树众人:“各位可知这十四个字的来历么?”

  众人都道:“不知”。

  宝树道:“这是闯王李自成所遗下的军令。这一柄刀,就是李闯王当年指挥百万大军、转战千里的军刀”。

  众人一听,一齐离席而起,望著宝树手中托著的这口短刀,心中将信将疑。

  

  此时距李闯王已有一百馀年,可是在草莽群豪心中,闯王的声威仍是显赫无比。

  宝树道:“各位不信,请看此面”。

  说著将刀鞘翻了过来。

  只见这一边刻著“奉天倡义”四字。

  宝树道:“李闯王当年的称号,便叫做奉天倡义大元帅”。

  群豪这才信服。

  宝树又道:“当年九十八寨响马、二十四家寨主结义起事,群推李自成为大元帅。他后来称为闯王,转战十馀年,终于攻破明军,建大顺国号。崇祯皇帝迫得吊死煤山。若非汉奸吴三桂卖国,引清兵入关,这天下就是姓李的了。自古草莽英雄,从未有如闯王这般威风的。”

  说到这,宝树叹了一口气,又道:“唉,只可惜他刚成大事,转眼成空。崇祯十七年三月闯王破北京,四月出京迎战清兵,月底兵败西奔。这花花江山从此送进了满清鞑子的手里”。

  说话间,缓缓还刀入盒,继续说:“闯王与吴三桂大战时中箭重伤,从北京退到山西、陕西,清兵和吴三桂一路追来,又退到河南、湖广,将士自相残杀,部属四散。后来退到武昌府通山县九宫山,敌兵重重围困,几次冲杀不出,终于英雄到了末路”。

  众人望著盒中军刀,想像闯王当年的英烈雄风,不禁神往,待想到他兵败身死,又自黯然。

  

  ……

  李闯王宝藏和张献忠宝藏、元朝宝藏、王莽宝藏、唐乾陵宝藏、秦始皇陵宝藏、商王陵宝藏、东周王陵宝藏、太平天国宝藏、南明福王宝藏并称为中国古代十大宝藏。

  想当年,李自成进京,崇祯帝吊死煤山,政权易手,李自成在北京四十余日,搜刮财宝,无所不用其极,据传出京时用大车六千余辆载金银财宝,文献说有七千万两白银等。但这批财宝今在何处,实在令人费思量。

  金庸写《雪山飞狐》,巧妙地虚构了寻找李闯王宝藏的桥段,演绎出血雨腥风的武林事件。

  

  可以说,关于李闯王宝藏,是实有其事。

  但李闯王宝刀,却史不见载,很多人因此以为其只不过金庸先生无中生有虚构出的一件小说道具。

  但是,近日来,陕西华县却有一户村民出示了闯王宝刀,并表示想要上交国家。

  该村民名叫王新记,陕西省华县露泽院堡村人。

  王新记说,现在露泽院堡村村民,其实都是李自成麾下士兵及其家眷的后人。

  当年,大顺军于陕西潼关与清军展开激烈对砍,共有7000多人壮烈牺牲。李自成即于此建“义塚”,挥泪哭葬。

  “义塚”落成,李自成又在其旁修建道露泽院,院内供奉关帝庙。

  

  后来李自成还师西安,将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宝刀寄留庙中,慰藉英灵。同时,又留下众多士兵及其家眷作为守墓人,这些人就成了如今露泽院堡村的祖先。

  王新记的说法,是可以在民国顾熠山编修的《重修华县县志稿》找得到印证的,该书卷十五《古迹志》明确记载:“闯王刀,明李自成监造,献于露泽院堡关帝庙者。久不生锈,今仍匿存该堡”。

  

  而今,露泽院堡村仍有闯王藏刀歌谣在传唱,歌谣是这样的:

  帝王大圣关王庙,昔日闯王留宝刀。

  一对旗杆白杨罩,两个青狮称英豪。

  清朝末年,天下大乱,世道崩坏,关帝庙倒塌。

  村民王惠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毅然充当了藏刀人的角色,将宝刀私藏起来。

  为了保护好此刀,王家遭受了无数磨难,有人甚至为之付出了血的代价。

  

  王新记说,这把帝王宝刀,原本是金光闪闪,锋芒四射的,但在那段特殊年代之中,祖上不得不将其埋入地下潮湿坏境里,现在取出,已锈迹斑斑、残缺不堪,让人痛惜不已。

  王新记说,为避免此刀腐朽于浸浸岁月,自己准备把它献给国家,希望专家能将之修复,重现当年的荣光。

  

  

  《雪山飞狐》是金庸先生模仿日本小说《罗生门》所写的一部开放式中篇悬疑武侠小说,讲述江湖风云、绿林恩怨,端的是环环相扣,精彩纷呈。

  书中有一件关键的道具——闯王宝刀。

  此刀断金切玉,无比锋利,曾在李闯王手中指挥过千军万马。但,最主要的是,刀里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即李闯王宝藏的藏宝地图!

  各门各派武林人士曾为之大打出手,争得头破血流。

  最终,在种种机缘巧合下,争刀人士被困死在关外白雪皑皑的玉笔山庄上,百无聊赖,各自叙述起自己的所知所见,拼凑出一个无比壮丽的明末农民起义大画卷。

  

  那把刀,藏在一个铁盒内,上玉笔峰前,被天龙门大师兄阮士中所得,携带在怀中。

  但在玉笔山庄里,武功最高的宝树和尚轻而易举地将铁盒夺在手里。

  盒上生满了铁锈,斑斓驳杂,腐蚀凹凹凸凸。打开铁盒,中有一柄短刀,套在鞘中。刀鞘生满铜绿铁锈,除了镶有一块红宝石外,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把旧刀,鞘身却刻著两行字道:“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人如淫我母。”

  书中接着写:这十四个字极为平易浅白,却自有一股豪意侠气,跃然而出。

  

  宝树众人:“各位可知这十四个字的来历么?”

  众人都道:“不知”。

  宝树道:“这是闯王李自成所遗下的军令。这一柄刀,就是李闯王当年指挥百万大军、转战千里的军刀”。

  众人一听,一齐离席而起,望著宝树手中托著的这口短刀,心中将信将疑。

  

  此时距李闯王已有一百馀年,可是在草莽群豪心中,闯王的声威仍是显赫无比。

  宝树道:“各位不信,请看此面”。

  说著将刀鞘翻了过来。

  只见这一边刻著“奉天倡义”四字。

  宝树道:“李闯王当年的称号,便叫做奉天倡义大元帅”。

  群豪这才信服。

  宝树又道:“当年九十八寨响马、二十四家寨主结义起事,群推李自成为大元帅。他后来称为闯王,转战十馀年,终于攻破明军,建大顺国号。崇祯皇帝迫得吊死煤山。若非汉奸吴三桂卖国,引清兵入关,这天下就是姓李的了。自古草莽英雄,从未有如闯王这般威风的。”

  说到这,宝树叹了一口气,又道:“唉,只可惜他刚成大事,转眼成空。崇祯十七年三月闯王破北京,四月出京迎战清兵,月底兵败西奔。这花花江山从此送进了满清鞑子的手里”。

  说话间,缓缓还刀入盒,继续说:“闯王与吴三桂大战时中箭重伤,从北京退到山西、陕西,清兵和吴三桂一路追来,又退到河南、湖广,将士自相残杀,部属四散。后来退到武昌府通山县九宫山,敌兵重重围困,几次冲杀不出,终于英雄到了末路”。

  众人望著盒中军刀,想像闯王当年的英烈雄风,不禁神往,待想到他兵败身死,又自黯然。

  

  ……

  李闯王宝藏和张献忠宝藏、元朝宝藏、王莽宝藏、唐乾陵宝藏、秦始皇陵宝藏、商王陵宝藏、东周王陵宝藏、太平天国宝藏、南明福王宝藏并称为中国古代十大宝藏。

  想当年,李自成进京,崇祯帝吊死煤山,政权易手,李自成在北京四十余日,搜刮财宝,无所不用其极,据传出京时用大车六千余辆载金银财宝,文献说有七千万两白银等。但这批财宝今在何处,实在令人费思量。

  金庸写《雪山飞狐》,巧妙地虚构了寻找李闯王宝藏的桥段,演绎出血雨腥风的武林事件。

  

  可以说,关于李闯王宝藏,是实有其事。

  但李闯王宝刀,却史不见载,很多人因此以为其只不过金庸先生无中生有虚构出的一件小说道具。

  但是,近日来,陕西华县却有一户村民出示了闯王宝刀,并表示想要上交国家。

  该村民名叫王新记,陕西省华县露泽院堡村人。

  王新记说,现在露泽院堡村村民,其实都是李自成麾下士兵及其家眷的后人。

  当年,大顺军于陕西潼关与清军展开激烈对砍,共有7000多人壮烈牺牲。李自成即于此建“义塚”,挥泪哭葬。

  “义塚”落成,李自成又在其旁修建道露泽院,院内供奉关帝庙。

  

  后来李自成还师西安,将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宝刀寄留庙中,慰藉英灵。同时,又留下众多士兵及其家眷作为守墓人,这些人就成了如今露泽院堡村的祖先。

  王新记的说法,是可以在民国顾熠山编修的《重修华县县志稿》找得到印证的,该书卷十五《古迹志》明确记载:“闯王刀,明李自成监造,献于露泽院堡关帝庙者。久不生锈,今仍匿存该堡”。

  

  而今,露泽院堡村仍有闯王藏刀歌谣在传唱,歌谣是这样的:

  帝王大圣关王庙,昔日闯王留宝刀。

  一对旗杆白杨罩,两个青狮称英豪。

  清朝末年,天下大乱,世道崩坏,关帝庙倒塌。

  村民王惠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毅然充当了藏刀人的角色,将宝刀私藏起来。

  为了保护好此刀,王家遭受了无数磨难,有人甚至为之付出了血的代价。

  

  王新记说,这把帝王宝刀,原本是金光闪闪,锋芒四射的,但在那段特殊年代之中,祖上不得不将其埋入地下潮湿坏境里,现在取出,已锈迹斑斑、残缺不堪,让人痛惜不已。

  王新记说,为避免此刀腐朽于浸浸岁月,自己准备把它献给国家,希望专家能将之修复,重现当年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