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南侨机工仅剩98岁张修隆曾多次躲过敌机轰炸

综艺节目 浏览(1069)

张秀隆:

海南最后的华侨机械师

2016年2月17日,张秀隆站在寒风中,依然看到当年的英雄气概

[海南周刊] 云南最后一位海南出生的南方机械师“传承技艺与创意精神手工吉他:悠扬旋律展现创意”琼雅革命领袖冯白驹革命文物背后的故事“三位杰出汉学家”美国汉学家孔飞力教授的三张面孔“静静燃烧中国谢章华中:水墨画写作李眉佳”槟榔落山枝头”见海南祖先的雪诗“洛甫枝美魂南下广东之路” 汤显祖和“临川四梦”

火树银花反映张爱玲在中天的元宵节

看海南古老的“元宵节晚会”节目看明月看元宵节

看元宵节看宋代的元宵节有多热闹?

王安忆《匿名》:人类学实验场

美人鱼传说:文学故事最喜欢的主题

《美人鱼》:春节过后,飘入空的水蒸气是否仍凝结成雨,涓涓细流,给文昌市保罗镇李龙村增添一丝寒意 在一个小农场里,外面的椰子树挡住了寒风,厨房的炉子温暖了里屋。98岁的张秀隆坐在屋檐下,静静地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在海南省文昌市保罗镇李龙村,甚至在整个中国,这位仍然精神矍铄的老人都是名人,因为在张秀隆的名字后面是被刻在共和国历史纪念碑上的名南方民工。

当居住在琼海市的华侨机械师吴慧敏于今年1月8日去世时,张秀隆是唯一幸存的海南华侨机械师。

98岁的张秀隆是海南省“南桥机械师”称号的最后一个拥有者

慢慢地从屋檐下走回主房间。在他家人看来,老人健壮的身体似乎老了一点。也许这段历史让他独自承受了太多的负担,或者也许他回忆起了战争火焰中辉煌的日子。 从文昌到南阳,从南阳到云南,从云南回到南阳,从南阳回到文昌,张秀隆终于在他出生的地方定居下来,不时地向人们讲述历史。

在蒙蒙细雨中,那个戴着帽子穿着制服的英雄年轻人再次出现在眼前

对国难慷慨

“永别了,南阳!你是海波格林和海云龙。你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我们国家的鲜血和汗水已经遍布这数百座荒凉的岛屿。 永别了,南阳!你富含椰子和豆蔻,你得到大自然的支持.“这是田汉和聂耳共同创作的《告别南洋》,是张秀隆永远不会忘记的旋律。

从1939年2月到9月的六个月里,3200多名热血海外华人唱了这首歌。张秀隆是从当时舒适的东南亚来到饱受战争蹂躏的祖国的人之一。

1918年,张秀隆出生在文昌市保罗镇李龙村的一个贫困家庭。受生活所迫,他在小学毕业前跟随叔叔去东南亚谋生。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张秀隆和他叔叔在新加坡有了稳定的收入,并正慢慢走向淘金梦

1937年7月7日,马可波罗桥开了一枪,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张秀隆和他的同胞只能憎恨他们不能为祖国在遥远的东南亚做任何事情。 “国内战争很紧张,新加坡报纸报道,每天情绪都变得越来越焦虑 张秀隆回忆说,南京和上海相继沦陷,中国军队正在节节败退。南阳的华侨再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1939年,南亚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发布《华南华侨协会公告第6号》,号召华侨青年司机和技术人员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得到了爱国华侨的热烈响应。 然而,张秀隆当时不能驾驶或修理汽车。他只有一种激情。 “我叔叔不会答应,我的家人也不会答应,但是在国难来临之前,已经没有一个小家庭的空间了。 ”老人说起过去,仍然情绪激动

1939年8月17日,张秀隆和他的同胞作为最后一批海外中国飞行员登上了回家的船,没有告诉家人。 再看看南阳,慷慨赴国难。

走在前面

抵达昆明后,张秀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接受了汽车驾驶和维修培训。他加入了沿滇缅公路疾驰的车队,将一批批物资运送到抗日战争的前线,并与战友们联系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根生命线

当时,日本帝国主义正在觊觎东南亚。张秀隆为之奋斗的新加坡在日军铁蹄下摇摇欲坠。对于华侨空勤人员来说,恐怕他们不能回家。

”许多来自南方的移民工人既悲伤又愤怒。他们必须继续在公路上尽最大努力拯救祖国。 张秀隆说,除了在抗日战争期间保护滇缅公路外,他还来往于昆明、贵阳和重庆之间的风景秀丽的山路,其中著名的黔云南州公路上的“24向转弯”已经记不起他走过多少次了。

事实上,根据日本侵略者的情报,仰光和昆明之间的生命线早就被发现了。随着东南亚的沦陷,日本侵略者也开始了对缅甸公路的大规模轰炸。

在张秀隆的记忆中,我不需要提及这条风景优美的山路有多惊险,但给他留下更深刻印象的是随时可能出现在头顶的日本轰炸机。 “我负责运输队里的是汽油,这比其他军用物资更危险,只要火星上有弹片,汽油随时都会爆炸 ”张秀隆说,在盘山路,他不仅要注意交通状况,还要时刻保持听觉灵敏。只要他听到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他就必须立即隐蔽起来。

在滇西大起大落中,张秀隆一次又一次躲过敌机轰炸,向昆明和仰光运送了几桶汽油,保证了运输队伍的畅通。

1941年12月7日,日本袭击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泰国、老挝、柬埔寨、缅甸等国家相继沦陷。孤立的仰光港于1942年3月7日沦陷,缅甸的生命线逐渐瓦解。

当日军逼近滇西地区时,中国驻军别无选择,只能切断怒江上的会同桥,切断缅甸的生命线,切断包括张秀隆在内的海外华人的回家之路

回家与荣耀

生命线断了,家不能回来,国民政府被迫解雇华侨技工 然而,战争仍在继续,而张秀隆将继续在昆明机场工作,并全身心地投入到抗击外敌的战斗中,直到抗日战争胜利。

抗日战争结束了,解放战争又开始燃烧了。不愿与同胞树敌的张秀隆选择复员,返回布满漏洞的新加坡。即使当他遇见他的叔叔和朋友时,他也没有提到他在过去的六年里去了哪里。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激动的张秀隆选择回到他的家乡,在那里他的灵魂感动于梦想。他仍然对自己的经历保持沉默。

从云南和新加坡回来后,张秀隆的信息也在动荡的岁月里丢失了。人们只以为去李龙村打拼的流浪儿子回来了,却不知道他作为一名华侨机械师对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偶然从遗物中发现,他的父亲陈雅九,也是陈雄乐东的农民工,发现了媒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即将被遗忘的农民工的名字又回到了人们的眼中。 张秀隆的信息也在云南昆明的南桥航空档案中找到

此时,张秀隆的妻子和孩子都无法想象这位平时善良的老人有过热血沸腾的经历。

养了一只叫“阿公”的鹪鹩,喜欢每天喝一杯黑咖啡。南阳形成的这些习惯仍然是张秀隆的最爱。 在卧室床边的抽屉里,老人颤抖着拿出几个盒子。 “南侨机修工归国服务团”和“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功勋奖章”的丝带被老人们珍藏起来,作为他热爱祖国的证明。

2015年年中,一封特别邀请函被寄到了张秀隆在保罗镇李龙村23号的家中。这是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邀请。 张秀隆的家人仍然记得,当邀请被打开时,这位98岁的老人含泪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幸的是,由于身体原因,张秀隆最终没能成行。

2015年9月3日,张秀隆很早起床,坐在被家人围着的电视机前,观看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现场直播。 当照片一张一张地切到坐在公共汽车上的老兵时,张秀隆知道有一个地方属于他。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上,有一部他写的历史。

在电视的映衬下,墙上的四个字“红色美德”闪闪发光。 1939年,当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号召东南亚3200多名华侨分九批参加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时,其中800多名海南华侨穿越了危险的缅甸路和史迪威路。

日本在1945年无条件投降。在3,200多名机械师中,1,000多名已经复员并返回他们的居住国,继续他们对东南亚的梦想。1000多人在战争中因疾病、车祸和战争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在滇西山区丧生。剩下的1000多名女性选择与当地女性结婚

有多少琼机械师选择返回海南?不再测试 其中,有些人选择回到家乡,最后睡觉,有些人有传奇故事。

吴慧敏:改名为爱国

死于2016年1月8日

吴慧敏原名吴中彪。他三岁时,父亲去世了,由母亲抚养长大。为了让他的儿子长大后更加成功,这个强壮的女人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块田,并在他15岁的时候把他送到新加坡和她的叔叔一起谋生。

“七七事变”后,吴慧敏的青年是血腥的,献身于为国家服务,但是他的叔叔为了保存他兄弟的鲜血和骨头,坚决反对吴慧敏重返抗日。 然而,吴慧敏决定不告诉叔叔就改名为“吴慧敏”,并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加入东南亚华侨机械返程服务集团 在此期间,为了能够顺利返回中国,他租了一辆车并练习驾驶和修理技能。

离开新加坡后,吴慧敏一行从越南回国,抵达昆明,接受西南交通部门的训练,沿着滇缅公路出发,夺取抗日物资和军队。

然后吴慧敏也被当局派来重庆第二机械厂当修理工和司机。他碰巧遇到了当时在重庆担任重要政府职位的文昌老乡。在他的推荐和陪同下,他被黄埔军校录取。 毕业后,由于战斗勇敢,他从排长晋升为连长,最后升为国民党第二降伞旅第八中队队长。随后,他参加了进入缅甸和在广西朱丹机场降落等行动。

当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传来时,吴慧敏决定回到家乡琼海,过着农活,直到2016年1月8日在家乡去世

吴进:快乐的好人

死于2013年1月5日

2013年1月5日晚,98岁的海南移民机械师吴进在睡梦中去世 在孩子们眼里,吴先生一直是个“好人”

吴进生于1915年,21岁,因生计所迫,他去新加坡与去东南亚谋生的两个哥哥避难。他努力争取得到电镀工人的工作。 1939年,当南亚华侨救济会呼吁成立东南亚华侨机械师服务团回国时,吴进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并于当年带着第八批南亚华侨机械师回国。

武进在滇缅公路上生与死一年后,成功进入黄埔军校合川分校十七期,成为前国民党中将沈醉的学生。 吴进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派往越南和泰国收集日本情报。

据吴晋的女婿说,这位老人很强壮。当他年轻时,他从未在战斗或传递信息中死去。后来,在文化大革命的灾难之后,他也坚持了下来。60岁的胆囊炎手术也坚持下来了 在他的印象中,这位老人一直很乐观。

武进的老人一生都生活在贫困之中。他唯一珍藏的是他参加的黄埔校友协会的照片。照片中,活跃在抗日战争中的老人现在已经40多岁了,或者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睡眠。黄色地址簿中的一些名字被加上了代表他们死亡的黑框。

吴进从来没有主动给家人讲过一个华侨机械师的故事。直到他最后一次与黄埔军校重聚,他的家人才知道吴先生是其中之一。

陈雅久:匿名

死于1994年

1994年,乐东黎族自治县一名普通退休技工去世。妻子和五个孩子甚至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因此,他的墓碑只能概括为“回归难民” 十五年后,当他们的孩子为他们的母亲申请最低生活保障时,他们偶然发现了南桥农民工的秘密,他们的父亲直到去世才披露这些秘密。

他的名字叫陈雅久,他的原名是李彦宏。他于1915年6月出生于马来亚,祖籍福建。自从他的祖先以来,他就定居在马六甲。

陈雅久18岁开始在马六甲当修理工,同时学习开车。 1939年初,中国开始招募具有汽车驾驶和维修技能的海外华人回国。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为抗日阵线运送军需品。陈雅久立即响应陈嘉庚的号召,加入了“南洋华侨机械服务团”

1939年5月22日,改姓的陈雅久带着第五批535南桥机械服务队离开新加坡回国。在国民政府西南运输局接受了一个月的军事训练后,他被派往国民党西南运输局(下关、宝山)汽车公司第十四旅执行运输任务。

在因战争而失去身份证明后,他被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最后作为一名返回的难民在海南定居。

在1994年去世之前,这位老人希望他的孩子能找到他的档案和与生俱来的权利,并在马来西亚找到他的家人。

60多年过去了,很少有英雄青年在滇缅公路上穿梭。有多少华侨飞行员被秘密埋葬?还有多少活着的老人在等着找到他们的身份?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陈鸿宇